为了棚改居民,他们“蛮拼的”!

发布于: 2015-08-27

  滨江东路片区二期棚改项目,涉及棚改居民586户,是今年中心城区已启动的棚改项目中涉及群众相对较多的一个项目。

  为了更好地服务棚改居民,顺利推进棚改工作,该片区共派驻了50多名来自住建系统和街道、社区等单位的工作人员到现场办公室,为群众提供政策咨询、对比算账、签订协议等服务。

  近日,记者走进该项目棚改现场办公室,探访工作人员在棚改现场的所见所闻,倾听他们在服务棚改工作中的酸甜苦辣。

  想居民所想,急居民所急

  8月24日,在市中区滨江东路二期房屋征收与补偿现场办公室,尽管该片区的模拟补偿协议签订已接近尾声,但不时仍有一些居民前来办事或咨询。但是,无论是哪一类型的居民前来,服务棚改的工作人员都会主动向前,耐心解释,细心服务。

  针对工作人员的“积极表现”,城东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刘颖这样评价:“我相信每个工作人员都是用心在为棚改居民服务,因为他们比棚改居民更盼望棚改。”

  之所以这样说,刘颖告诉记者,滨江东路二期棚改项目涉及的朝阳巷地块、水巷子地块、大名巷地块都是比较老旧的房屋,大多“年过半百”,并出现屋内潮湿、墙面陈旧、院坝破烂、下水管道堵塞等诸多“病状”,棚改居民的居住环境亟需改善。

  令刘颖印象较为深刻的是,团结街50号附3号刘长居老人的房屋。“房子非常小,房顶盖的旧时瓦片,屋内又极度潮湿,走进去脚都没地放。”刘颖摇着头说,老人已经70多岁了,她房屋背靠一处梯坎,一到下雨天,梯坎上面的水就“哗哗”地往下流,导致老人家里常年潮湿。

  “一下暴雨,街道和社区的干部就会到老人家去看看,生怕发生险情。”刘颖说,刘长居老人的住所状况不仅影响她本人的生活质量,也时刻牵动着街道社区干部的心。从街道工作人员的角度出发,她迫切希望能改善老人的居住条件,让老人安享晚年。

  棚改现场上演感动画面

  孙悦,原是市中区住建局办公室的一名普通职员。由于滨江二期棚改现场“缺人”,一周前,他被临时调到了现场办公室,负责为棚改居民提供政策解释、对比算账、签订协议等服务。孙悦告诉记者,他刚进住建系统不久,也从没接触过棚改工作,但一周工作下来,他看到最多的,是感动。

  片区棚改项目有很大一部分是原单位的职工房,有一部分房屋的产权人已经过世,由其子女继承并负责办理签字手续等。其中,也有家庭因为产权利益“闹”得鸡犬不宁,甚至到了现场办公室还争执不休。更多的,是他们为了家庭和睦,不影响棚改工作,自愿让出属于自己的利益。

  据孙悦讲述,片区有一户家庭有四兄妹,此次棚改的房产是父母的,但是父母都已过世。大姐在上海工作,最小的弟弟也已离世,留下了一个侄儿。前段时间,听说父母的老房子要拆迁,大姐专程从上海赶回内江,与另外两个兄妹及侄儿商量处理方案。大姐特意将父母房屋补偿款中自己应得的四分之一转让给了侄儿,以供他读书和生活。

  “我想他们父母的在天之灵,一定会为大姐的行为感到欣慰。”孙悦感叹地说:“这才是真正的‘大姐’,社会需要这样的正能量!”

  让政策红利惠及棚改居民

  王国虎,是市中区征收办政策与法规股股长,也是滨江东路二期棚改项目的现场负责人,服务过辖区内的多个棚改项目。谈到滨江东路二期棚改项目的工作开展情况时,王国虎直摇头说:“恼火!”

  王国虎说,有的棚改居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就是不太“给面子”。前段时间,看到20天的最佳“提前签约奖”期限快到,王国虎就组织工作人员对还未签约的居民进行入户宣传。

  “本以为对方会‘买账’,哪知却让我们碰了一鼻子灰。”王国虎说,“有的居民看到我们去了就把门关了。”

  “你们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呢?”记者追问。

  “他关门,我们就站在门外给他说话,宣讲棚改政策,劝他早点签约。”王国虎说,入户宣传吃“闭门羹”的情况时常发生,但很多是由于棚改居民对今年的棚改政策不了解。于是,工作人员就会站在居民门前,为他们读政策,讲道理。

  “这招其实还挺管用,有户居民就是这样被劝服的,还是在离享受350元每平米的一次性奖励的最后几分钟签的协议。”王国虎欣慰地说。

  王国虎说:“不管棚改居民怎样对我们,我们的宗旨就是为他们服务,让他们享受到棚改的优惠政策,享受到棚改这项民生工程的阳光雨露。”

  采访手记:

  除滨江东路二期现场工作人员外,记者采访过诸多棚改一线的工作人员。正如王国虎所说,与不太支持棚改工作的居民打交道,吃“闭门羹”、“自作多情”、熬更守夜是他们的家常便饭。

  尽管他们有时会觉得委屈、冤枉,但转念之后,他们无不在用心服务棚改居民。用记者采访过的一名工作人员的话说:“棚改工作是一项简单而繁琐的活,但同时也是一项充满了正能量的活。不管怎样,为了棚改居民能充分享受政策红利,我们‘拼’了!”(转载自内江日报)